当前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 在线访谈 > 文物保护与合理利用问答
  文物保护与合理利用问答    
TIM图片20181206154804.png 主题 :文物保护与合理利用问答
时间 :2018年11月20日 9:00-10:00
嘉宾 :文博处
地点 :二楼会议室
  访谈实录
[提问] 请问文物合理利用的内涵是什么?
[答复] 国家文物局在《关于促进文物合理利用的若干意见》(文物政发[2016]21号)中明确,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通过认领认养等形式,参与尚未建立文物保护管理机构、博物馆,或者辟为考古遗址公园等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和未核定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利用,文物部门要面向社会公开征集保护利用方案和实施主体,涉及审批事项的应依法履行报批程序。支持文博单位与社会力量深度合作,建立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合作机制,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明确参与范围、参与方法、参与程序,及时公开发布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利用的项目清单,为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研发、生产、经营等活动提供便利条件。
[提问] 文物合理利用的基本原则有哪些?
[答复]
  主要有4个原则: 
  一是坚持依法合规原则,就是要严格遵守文物保护等法律法规,注重规范要求,切实加强监管。 
  二是坚持安全利用原则,就是必须以文物安全为前提,不得破坏文物、损害文物、影响文物环境风貌,不得存在消防等文物安全隐患。必须在文物可承载范围内进行合理开发,不得影响文物本体的寿命,避免过度开发。 
  三是坚持社会效益优先原则,就是要注重发挥文物的公共文化服务和社会教育功能,传承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秉持科学精神、遵守社会公德;坚持以服务公众为目的,突出文物的社会性和公益性,除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外,作其他用途的,应依法履行批准程序。四是突出文物价值原则,就是要深入挖掘文物资源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和人文价值。对厦门市而言,就是立足国际水准,提升展示水平,实施品牌战略,提高藏品利用率。要立足厦门历史文化特色,挖掘我市优秀的传统文化、闽南文化,作出通俗易懂、群众喜闻乐见的阐释表达,让文物说话,讲厦门故事,唤醒历史记忆,汲取精神能量,激发群众热爱家乡、建设家园的精神情感,为打造“五大发展示范市”作出应有的贡献。
  
[提问] 国外及港澳台有哪些成功的做法和经验?
[答复]
  欧洲是较早对建筑遗产进行保护与利用的研究的地区,在经历了文物建筑修复主义保护的成熟发展,以及战后城市更新和能源危机的影响后,欧美国家率先大规模地投入到建筑遗产的“再利用”中。 
  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欧美国家在对建筑遗产的保护利用促进城市更新上就已经成为社会主流意识。据统计,美国70%的建筑师的工作都涉及建筑遗产活化利用;英国国家资金对新建建筑和旧建筑再利用投入比例从70年代的75:25提高到50:50。英国的诺宁汉蕾丝市场、阿尔伯特码头建筑群、法国的波尔多当代艺术中心、美国的纽约中央火车站等都是国外文物建筑的保护与活化利用实践的典范。 
  我国的台湾地区则首创了“遗产活化”的概念,其产生的背景是台湾同胞为了保存近代化发展的特殊历史背景下遗留的产业建筑遗产,同时又能解决因产业转型而带来的一系列民生问题,而研究出来的解决办法。其认为“遗产活化”是指对建筑遗产进行适应性再利用,并在保护继承与新发展的开拓创新中寻求平衡。 
  香港2008年开始实行的《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是政府把持有的历史建筑及法定古迹活化再利用的典范。目前“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已推出四期,将推出第五期,包括由前北九龙裁判法院改造成的“萨瓦纳艺术设计学院(香港分校)”、由老大埔警察局改造为推广保育低碳生活的教育中心“绿汇学苑”、由旧大澳警署改造的大澳文物酒店等。在已批出的15项计划中,政府收到超过200份的建议书,批出的资助约4500万港元。批出的项目主要是作教育、训练和文化用途,其中3个项目获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区文化遗产保护奖。其活化利用的方式有主题活动中心、医药馆、酒店旅馆、博物馆、文化馆等。2017年11月29日至30日,国家文物局在香港举办了内地、香港和澳门建筑遗产再利用研讨会,厦门市代表大陆地区文物保护利用最高水平在会上作了主案例介绍,并与港澳地区专家学者进行交流。
  
[提问] 厦门市在加强文物合理利用上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答复]
  厦门虽然不是全国文物大市,但文物涵盖面广、时间跨度大,种类相对较多,经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并经各级政府公布的不可移动文物达1800处、可移动文物32442件套。 
  在不可移动文物合理利用方面:一是紧贴“乡愁”主题。厦门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人文交往和经济发展,历代以来留下了大量的文化遗产,如朱子文化、嘉庚建筑、红砖大厝,等等。围绕这些文化遗产保护,我市注重调动各方面积极因素,通过举办各种艺术节、文化节和宗亲会等形式,发动祖籍厦门的华人华侨、海峡两岸厦门宗亲和信徒等投入文物保护,使他们在“记得住乡愁”中增强了保护动力。二是加强与旅游结合。厦门作为国内外知名的旅游目的地,将文物与旅游相结合是我市加强文物利用的重要途径。目前,我市国有、集体等单位管理使用的各级各类文物在具备开放展示条件的情况均向公众开放。如国家5A级旅游风景区鼓浪屿上各申遗核心要素,胡里山炮台、集美鳌园、海沧青礁慈济宫等,都较好地向游人展示了文物遗产价值。特别是在鼓浪屿申遗进程中,我市还专门编制完成了《鼓浪屿申遗核心文化价值阐释与展示规划》,充分发挥各遗产要素利用特点,将相关遗产要素建设成遗产地综合展示馆、主题馆及专题馆等各类展示场馆共36处。这些展示馆(场所)的建成,较好地向游人展示了“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的独特魅力。三是突出爱国主义教育。有的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主阵地,如厦门破狱斗争旧址、厦门市革命烈士纪念碑及烈士陵园等;有的已成为宣传党史、革命史和红色文化的教育阵地,如厦门大学群贤楼、映雪楼、南安楼;集美大学的尚忠楼、敦书楼、诵诗楼;集美学村的集美中学、集美小学等;还有一些红色文化类文保单位,我市也正在抓紧保护修缮之中,如“八·二三”炮战旧址等。 
  在可移动文物合理利用方面:目前厦门市经国家和省级文物行政部门登记备案的博物馆共有12家,其中国有博物馆5家(厦门市博物馆、同安区博物馆、厦门市陈嘉庚纪念馆、厦门市华侨博物院、故宫鼓浪屿外国文物馆);非国有博物馆7家(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厦门观复博物馆、福建省源古博物馆、厦门市九朝汇宝博物馆、福建省鼓浪屿盘古文化博物馆、鼓浪屿馅饼食品文化博物馆、厦门悦成老爷车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已成为我市公共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各馆在加强基本陈列的同时,还注重加强临策展,去年各博物馆共举办53场临时展览,参观人数达345万余人次。与此同时,各馆还注重加强了文创产品开发,今年5月11日至20日,市文广新局结合“5·18国际博物馆日”宣传活动“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这一主题,在市博物馆举办了全市首届文博创意产品展示评选活动。来自全市9家在国家和省文物局登记备案的博物馆、8家文博创意企业报名参加了此次活动,参赛文创产品涵盖了生活用品、装饰品、儿童益智玩具、模型等多个种类,共计258件(套)。仅线上评选累计吸引了约21.6万人次的阅读量,10.4万人参与了投票。 
  对文物的保护和合理利用,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今年8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中办、国办还将出台关于《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根据这两份文件精神,结合我市实际,市文物行政部门也将研究相关贯彻落实措施,进一步推进我市文物合理利用工作向更高水平发展。